站内搜索:

地下党员肖隽琴的革命生涯

2017-07-12 17:18:47来源:重庆党史网

陈朝权 魏全红

 

(1928-2009)

肖隽琴,曾用名肖睛,1928428日出生于四川省荣昌县峰高乡(今重庆市荣昌区峰高街道)一个地主家庭。19487月,在武汉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党从事地下工作。解放后,先后任青年团西南工委青工部科长、青年团云南省委组织部部长、云南省人民政府经济技术研究中心顾问、云南科学研究所顾问等。19897月离职休养。20091225日在昆明逝世。

肖家有女初长成

肖隽琴的父亲肖鼎勋性情豪爽大方,却英年早逝。肖母杨英彥带着年幼的3个儿女,靠收租渡日。

丈夫死后,杨英彥曾做过几年小学教师。她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肖隽琴刚满6岁,杨英彥就把她送进峰高乡小学读书。1939年秋,肖隽琴从峰高乡小学毕业,成为荣昌女中13班的学生。肖隽琴学习十分用功,成绩优良,1942年秋,进入成都树德中学读高中。

1938年武汉会战爆发,国立武汉大学被迫西迁四川乐山继续办学,每届招新生300名左右。学校设有文学院(含中文系、历史系、哲学系、外语系)、工学院(含机械系、电机系、土木工程系、矿冶系)。理学院(含数学系、物理系、化学系、生物系)、法学院(含法律系、经济系、政治系),其中以工学院人数最多,学制均为4年,是当时国内规模较大的国立大学之一。1945年秋,肖隽琴从树德中学毕业,顺利考入在乐山的武汉大学化学系就读。

武汉大学素以诚(诚实朴素)、勤(勤奋刻苦)、严(严谨治学)、勇(勇于创新)的校风著称。这种优良校风,对学生的影响很大,学习风气甚浓,肖隽琴与同学们一起在课余自觉组成读书小组,在凌云山下,大渡河边,岷江两岸勤奋攻读,互相切磋。

19458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1日,国立武汉大学成立复校委员会,1946年武汉大学迁回武昌珞珈山。肖隽琴也随学校回到武汉,住在东湖边的女生宿舍。同宿舍的同学有外语系的周纪生、经济系的薛禹润、化学系的彭佩芸和肖隽琴。

曾到过延安的武汉大学学生赵施光(共产党员,赵世炎侄女,又名赵萌兰)和王尔杰(共产党员,又名王一平)等几名同学,在理工学院的同学中组织进步组织“课余谈社”。作为武汉大学重要的学生社团,课余谈社联合文学院的文谈社、海燕社、风雨谈社等社团,共同宣传和组织学生运动。肖隽琴也参加了“课余谈社”的活动,并在其中积极工作。

樱园血染珞珈山

1947429日,上海学生打着“向炮口要饭吃”的标语举行大游行,遭到国民党镇压。520日,南京中央大学学生大游行,国民党出动军队阻挡,酿成惨案。消息传出后,武汉大学学生会决定组织罢课游行进行声援。

523日,当武汉大学学生的游行队伍走到江边时,国民党把轮渡停了,不让他们过江(那时没有长江大桥),学生们就跑到国民党省政府所在地去请愿。学生们来势汹汹,偌大一个省政府大院,公职人员竟跑得一个不剩。于是,愤怒的学生在墙上画满了以“反饥饿、反内战”为主要内容的漫画。此事在武汉市传得沸沸扬扬,街头巷尾议论纷纷,说“武汉大学学生中大半是共产党员。”

为响应华北学联62日举行大游行的号召,武汉大学各个学生社团纷纷行动起来,连夜制作了许多游行用的小旗帜。531日晚,武汉大学学生会召开以反内战为主题的晚会,演出了反对抓壮丁的短剧。肖隽琴参加完晚会后,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东湖边的女生宿舍,久久不能入睡。

为了扼杀这场即将到来的全国性反内战游行,61日凌晨3时,武汉当局调集全副美式装备的军、警、宪、特1000余人,突然闯入武汉大学宿舍大肆搜捕进步学生。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刚刚入睡的肖隽琴,她连忙披衣下床,赶快叫醒同宿舍的3人,正在这时房门“嘭”地一声被撞开,闯入2名持枪的宪兵。其中一位宪兵恶狠狠地问道:“都叫什么名字?”肖隽琴等4人都不愿答理他们。正在双方怒目对视的一刹那,肖隽琴忽然瞥见隔壁寝室的学生会主席王云从被几个宪兵押着向楼道口走去,她意识到宪兵动手抓人了。

门口的2位宪兵看见抓到了他们要抓的人,转身退出房门,几乎与此同时,肖隽琴等4人也不约而同夺门而出。此时其他房间的同学们有的正探出身子向门外张望,有的正涌出门来。

肖隽琴一到楼梯口就看见几个宪兵押着王云从、宋怀玉、佘明华等3位同学往楼下走。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平时斯文秀气的几位女同学,忽然飞快地冲在被押同学和宪兵中间,与宪兵抓扯起来,眨眼间又有10几个女生冲了上去,随即肖隽琴等一大群女生也冲进宪兵和被押同学的中间。女生们越聚越多,大家使劲拉住还想倒回去抓人的宪兵,并用力将这些宪兵往楼下挤,把王云从等3人往楼上推。不一会儿,王云从等3人被同学们推到顶楼,宪兵们被同学们挤到一楼,中间的每层楼梯挤满了女同学。

宪兵们眼看抓着的3人被抢走了,就恶狠狠的举枪对着堵在楼梯上手无寸铁的女生们。面对敌人的枪口和刺刀,众女生毫不畏惧, 一个个怒目直视,喝斥他们:“为什么抓人”“不准抓人”“反动军警滚出学校去”……就这样双方对峙了大约二、三十分钟。

几声清脆的枪声突然从男生宿舍那边传来,紧接着响起了警哨声,包围女生宿舍及楼梯口的宪兵闻声立即撤走,3位女生终于脱险。

事后肖隽琴才知道,原来是住在樱园老斋舍的几个男同学,首先发现宿舍门前阶梯下的大路上停有军车,车上有被抓着准备押走的同学。庚即,忍无可忍的众男生从樱园老斋舍蜂拥而出,冲下几十级高高的石阶梯,与看押被捕学生的宪兵搏斗,想解救被捕的同学。还有的男同学爬上军车,拉走司机,砸方向盘……。敌人恐慌了,散布在宿舍周围的军警用步枪、手榴弹等武器,射杀手无寸铁的学生。这次事件,共枪杀学生3人,重伤3人,轻伤16人,逮捕师生员工22人。这时,已是61日凌晨4时半。

抬棺公祭英烈灵

61日天刚亮,全校同学不约而同地来到校体育馆集合,商议对策和行动。王尔杰与张继达等商量后,成立了惨案处理委员会,宣布罢课。在统一指挥下,文秘组、联络组、宣传组、总务组等成立起来,同学们都踊跃报名参加和承担各项工作。

总务组当天就布置灵堂,美院的同学画出烈士的大幅画像。肖隽琴与总务组的同学们一起动手折纸花、扎花圈,张贴各系各年级、各社团的挽联、悼词和诗歌,把灵堂布置得庄严肃穆。

文秘组组织有关同学起草、刻印出宣传提纲,揭露当局暴行,提出抗议,并立即通电全国。由于国民党当局的封锁,有的电文被暗中扣下,同学们就把它们翻译成英文和世界语,随资料寄出。

联络组的同学们分头到各校串连,巧妙躲过特务的跟踪监视,与有关学校自治会负责人取得联系,争取各方支援。

宣传组的同学们发动和组织了若干小组,轮流接待来灵堂祭奠的各校师生和各界人士,并向他们揭露当局的暴行,提出同学们的正当要求。                                    

连续多日的四处联络、灵堂公祭,使武汉三镇震惊,社会各界纷纷表示同情和声援武汉大学学生的正当要求。程潜(武汉行营主任,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湖南省政府副主席)也派人送来祭悼花圈。

68日举行的追悼大会上,武汉大学校长周鲠生发表讲话,对惨案的发生表示意外和难过。刚被释放的缪朗山教授代表教师讲话,揭露军警特宪屠杀学生的罪行。追悼会后第二天,举行“六一惨案”烈士出殡大游行,肖隽琴双手捧着烈士遗像,走在游行队伍最前面。

10月,武汉大学学生自治会换届选举。崔明三(共产党员,后改名崔维)、张中文、孙仁虹、张菊生、肖隽琴、肖亶平、干久辉等17人组成“福利竞选团”,提出“建立民主、健全、进步的学生自治会”的倡议,得到全校同学的普遍支持。1210日,福利竞选团宣誓就职,成立学生自治会理事会。肖隽琴参加了武汉大学学生自治会理事会的活动,承担学生自治会学术组的工作。在此期间,她负责学生自治会报纸《武大新闻》的出版工作,保持与各社团的联系。在“六一惨案”一周年纪念时,肖隽琴负责出版了《武大新闻》纪念“六一惨案”专刊和小册子《血痕》。

身痪沉疴离江城

19486月,武汉大学地下党支部负责人王尔杰与崔明三在理学院无线电试验室,研究学生自治会的工作。因崔明三快要毕业离校,便于隐蔽,王尔杰希望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在学生中发展一批党员。崔明三向王尔杰提出将李培源、肖隽琴、邵剑华、夏传书等4人列为入党对象。经过慎重考虑,王尔杰决定先发展李培源、肖隽琴2人入党。

7月初,由王尔杰、崔明三介绍,肖隽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几天后,崔明三离开了武汉大学,肖隽琴的党组织关系交由王尔杰直接联系。此后不久,王尔杰又把肖隽琴的组织关系转交给武汉大学党支委书记吴仲杰联系。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学生自治会的工作,交由秦宗陶和肖隽琴负责。

这年秋,肖隽琴不慎染上伤寒,行动不便,住进了东湖医院,同寢室的几个同学都劝她回家休养。这时武汉的形势变得异常严峻,军警、特务到处抓捕共产党人。彭佩芸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武汉行营的黑名单上有肖隽琴的名字。怕发生异外,经吴仲杰同意,肖隽琴10月从汉口乘船回渝,肖母亲自到重庆朝天门码头把她接回家中养病。不久,武汉解放,交通封锁,肖隽琴无法回到武汉,从而失掉了与党组织的联系。19493月,肖隽琴病愈,借读成都四川大学化学系。

受上级党组织派遣,北大学生肖俊琦(共产党员,肖隽琴之兄)于19488月从北京大学回到荣昌女中任教。因西南联大党组织的关系由南方局领导,联大复学北上后,清华、北大两校的党员未转去北方局,仍由南方局直接领导。所以肖俊琦在北京大学时,他的组织关系是直属南方局。肖俊琦的直接领导人是北大同学刘述林(后改名刘康)。

1949年春节后,党组织调肖俊琦去重庆工作,刘述林把肖俊琦的党组织关系转交给川西党组织。通过肖俊琦的介绍,肖隽琴认识了川西党组织负责人刘述海(刘康之弟)。

刘述海在与川西党组织另一位负责人李致研究工作时,介绍了肖隽琴的情况。因为川西党组织和武汉地下党没有直接联系,无法证明她的组织关系,而且肖隽琴在武汉大学入党的时间不长,没有超过一年的预备期就失掉了与组织的联系。经过川西党组织研究,决定让肖隽琴重新入党。4月,由李致、刘述海介绍,肖隽琴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

10月,李致把肖隽琴的组织关系转给了丁秀娟,她主要负责党的外围组织四川大学的“民青”工作。在与丁秀娟联系期间,肖隽琴一直协助丁秀娟在四川大学从事“民青”工作,按照地下党组织的指示,积极完成任务。

成都解放后,按照川西党委的指示,将地下党员和“民青”成员的组织关系交给了川西党委,肖隽琴的党组织关系也转到了川西党委。

火红青春吐芳华

19503月,党组织调肖隽琴到青年团西南工委,任青工部科长,派驻小龙坎豫新、豫丰纱厂,指导纱厂的青年工作和建团工作。

1954年,肖隽琴调任青年团云南省委组织部部长。就在她意气风发要大干一场时,19578月接到上级通知,要她去苏联的共青团中央团校学习。

肖隽琴与共青团中央访苏代表团的其他成员一起,坐上了开往莫斯科的火车。经过77夜的日夜兼程,访问团到达位于苏联莫斯科的雅罗斯拉夫斯基车站。随后肖隽琴和其他团干部一起,开始了在苏联共青团中央团校的学习生活,历时近40天。

19604月,肖隽琴调任中国科学院云南分院化学研究所办公室主任。2年后,云南分院化学所撤销,肖隽琴任云南省科学技术委员会计划处副处长。196812月,肖隽琴被下放到位于蒙自草坝的云南省省级机关第三五七干校三连学习劳动。19705月,肖隽琴又从五七干校下放到云南省蒙自县燎原公社插队劳动。

情洒滇云植物园

19748月,肖隽琴回到昆明,任昆明植物研究所支部书记。19793月,任中科院昆明分院秘书长。

10月,云南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成立,科学的春天来了。肖隽琴夜以继日地工作,主编了《云南生物资料合理开发利用论文集》《云南生物资源开发战略研究》《论云南与周边国家生物资源科技合作》《昆明分院改革与发展的调研报告》等学术专著,还被聘为云南省人民政府经济技术研究中心第三届和第四届顾问、云南科学研究所顾问。

19801月,共青团云南省委党组在对肖隽琴平反改正的意见中说“肖隽琴原是团省委常委、青委委员(即党组成员)、组织部副部长。在1959年反右倾中,把肖隽琴列为重点批判,并将材料打印上报发至省级有关单位。之后,又调离团省委工作。196110月和19625月,团省委两次对肖隽琴的问题进行过甄别,认为将肖隽琴更为重点批判在内容上和方法上都是错误的,原结论应予全部否定。”

(作者单位:中共重庆市荣昌区委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第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