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离休干部张耀龙的红色人生

2017-10-23 17:41:45来源:重庆党史网

 

陈朝权  魏全红

 

张耀龙,曾用名张蓉辛、张荣先、张天序、张道庸、张德福,19143月出生于贵州省赤水县。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赤水支部组织委员,参加抗日救亡运动。19469月,奉组织派遣赴荣昌从事党的地下工作。解放后,先后在在贵州省毕节县、赤水县以及铁道部门任职。198212月离休,19983月逝世,享年84岁。

赤水位于贵州西北边陲,紧靠川南。流贯全境的赤水河把这座古城与长江联系起来,又与灯火相映的川南大地隔河相望。在当时的赤水,一个孩子如果念上私塾,就意味着将来极有可能出人头地。虽然赤水的大部分孩子都上不起学,但张耀龙8岁时还是被父亲送到私塾去了。

张耀龙念了将近5年的私塾,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了了解。他背熟了《四书》《五经》,儒家忠孝仁爱的思想,在脑子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产生了强烈的公平感。

张耀龙13岁那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县城赤水小学。赤水小学设在城西的孔庙,也叫文庙。全校共有学生200余人。开设的课程有算术、国文、自然、地理、历史、三民主义、公民课。那时的学生年龄普遍较大,个别学生近20岁,张耀龙在同学中年龄是偏小的。

刚到县城时,因张耀龙来自农村,穿的衣服、用的东西都是乡间土货,见识也赶不上城里的孩子,所以常被同学笑话,说他是乡巴佬,有时还会被欺负。班上有个县城的同学王启富,是有名的阔少,他经常无故欺负张耀龙。此事被同乡同学牛勤、范文中、苗越民知道后,非常气愤,主动出面打抱不平。他们趁春游的机会,狠狠地“修理”了王启富一顿,此后王启富才不敢再欺负张耀龙了。

在新学堂里,张耀龙学习了许多新知识,知道了孙中山推翻满清的历史功绩。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学校每周一都要举行总理纪念周,背诵总理遗嘱,讲解时事和孙中山主张的三民主义。从此,张耀龙有了为国家富强、民族独立而奋斗的思想。

清朝推翻明朝的统治后,民间“反清复明”的活动还很激烈,他们打出“驱除鞑虏,反清复明”的旗号,在各省各地成立反清组织。其中“天地会”的规模最大,后来“天地会”又分出一支名曰“哥老会”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于清代道光、同治年间传入赤水,从而催生了赤水自己的袍哥组织。从民国初年起,各公口逐步放松香规礼节,入会手续从简,堂口计分仁、义、礼、智、信,又称威、德、福、智、宣五堂,各堂口之下,又设公口,五堂共300多道公口,合称“码头”。设置地点一般都开设茶馆。平日各踞一方,各行其是,有事聚议,听命于总社舵把子。发展最快的是仁、义、礼三堂。仁字袍哥旧多为有功名者,民国后也多是军政界要人、巨商豪贾、名流士绅等有身份者;义字袍哥多系军警人员、下级公务人员、水旱两道劳动者;礼字袍哥一般皆为市井引车卖浆之流。

范小南是赤水袍哥仁字堂总舵把子,土城老大。他在土城开了一间最大的茶馆,有时还免费接待南来北往的客人。云、贵、川各个堂口的袍哥,无论盐帮、船帮还是马帮,甚至新任地方官员,来到土城,都要先去拜会“范大爷”。土城百姓有了什么争执,也到范小南的茶馆来,求范大爷给评个理。仁字堂本着“仁义”二字,也做一些对兄弟伙有益的事情,如集资协助兄弟伙度过经济难关,给没有职业的兄弟伙介绍当学徒、店员、下苦力等工作,以解决生活出路。袍哥的仁义,深深地吸引着张耀龙。不久,张耀龙经当地袍哥中的五哥介绍,加入了仁字堂。

民国时期的四川,江湖术士之类“妖人”不少,其中“道行”最高的当数“刘神仙”刘从云。他的道号为“白鹤”,四川威远县人。此人在川中创立孔孟道,从 1911年起开始传道,广收门徒,几年功夫,信徒已成千上万。川军21军刘湘部高级将领郭昌明、政务处长李公度也入道,21军营以上军官入道者达十之八九。刘湘也是想借刘从云的道会扩大影响,扩充军队,用封建迷信来约束队伍,于是1931年成立“神军”模范师。1932年,张耀龙由本堂舵把子推荐,到21军的模范师当兵。同年,田颂尧的川军29军、邓锡侯的28军与刘湘21军在潼川结盟,共同对付刘文辉的24军,四川陷入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军阀混战时期。在这次混战中,张耀龙亲眼目睹战争给百姓带来的灾难,与他奉信的袍哥的仁义大相径庭,他十分苦闷,顿感前途一片迷茫。于是,1933年他离开21军,回到故乡赤水。

19351月,红军长征来到土城。范小南让仁字堂袍哥开茶馆的戴子清放鞭炮迎接红军,安排本堂口的袍哥将受伤的红军一一接回自己家里养伤,张耀龙也帮着兄弟伙搬运伤员。红军战斗失利后,张耀龙和袍哥一起,用担架将土城的红军伤员抬到月亮台码头,用小船将他们送往仁怀厅(现在的赤水市)。

红军走后,国民党势力卷土重来,不少与红军有过关联的进步人士纷纷被捕,赤水城里一时人心惶惶。1937年,张耀龙被父亲送到成都私立兴华文书讲习班念书。

95日,成都少城公园内人山人海、战旗飘扬,四川省各界在此欢送出川抗敌将士。纵队司令唐式遵走向台前慷慨陈词,吼声响彻全场:“此行决心为国雪耻,为民族争光,不成功,便成仁,失地不复,誓不回川!”他朗诵了不久前写的一首诗以明其志:“男儿立志出夔关,不灭倭奴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处处有青山!”唐司令官悲歌慷慨,颇有易水送别之慨,少城公园内数万军民泪如雨下、掌声如雷。张耀龙也深受感染,下决心要去抗战前线,洗雪国耻。但因家父病重,只好又回到赤水。

赤水地接川南,恽代英、萧楚女等在川南的革命影响和革命活动,很快传播到赤水。以共产党员梁业广为首的一批共产党员来到赤水活动,通过开办平民夜课学校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起中共赤合特别支部,梁业广任书记。特支为了在贵州赤水发展党的组织,在著名进步民主人士邹华轩的支持掩护下,以赤水县民众教育馆的名义,在文庙开办了“平民夜课学校”,教师由梁业广等党员兼任,向赤水兵工厂的工人和地方进步青年进行共产主义的启蒙教育。在梁业广的影响下,1938年张耀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7月,任泸县中心县委书记的李亚群到合江、赤水清理党的组织,他找到了冯剑魂、赵世咸和新吸收入党的张耀龙等人。

这年秋天,李亚群在赤水邹华轩家里召集冯剑魂、张耀龙、赵世咸等人开会,成立了中共赤水支部,支书冯剑魂、组织委员张耀龙、宣传委员赵世咸。19396月,赤水特支派张耀龙到龙洞沙溪沟与原是党员的金奚生取得了联系,后经赤水特支审查批准,恢复了金奚生的党组织关系,编入五通党支部。

为了在群众中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的宣传,激发各界人士的爱国热情,张耀龙和金奚生在五通成立了“五通乡抗敌后援会”,组织师生深入乡村,向群众演出了《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抗日英雄刘三爷》《难民闹街》等抗日话剧。

12月,国民党发动反共高潮席卷全国。赤水特支遭受破坏,特支书记付方权、组织委员张耀龙和五通支部的党员同时被捕。张耀龙后因病经保释而出狱,但却与组织失去了联系。1940年,迫于生计,张耀龙经邹华轩介绍先后在航委会汽车大队八中队修理班、四川纳溪合面铺国民学校等处工作。

1943年春,川南特委书记廖林生派刘维实来合江、赤水清理党的组织,在五通先后与张耀龙、冯剑魂等取得联系后,经组织审查,恢复了张耀龙组织关系,并于19457月到19468月期间,在合面铺联络点任联络员。

19469月,张耀龙奉组织派遣赴荣昌,化名张道庸,经安富镇棠香中学董竟成介绍,利用袍哥关系,在离清升火烧店5里的甘家沟甘家公馆内的正蒙小学任教,以此掩护革命工作,同时与何君辉取得联系。

以教书为掩护,张耀龙发动群众起来反抓壮丁、反饥饿,组织了“清升壮年同志会”,成员发展到七、八十人。张耀龙从壮年同志会的群众斗争中发展党员40多名,成立了甘家坝子、火烧店、楠木沟、子苏店(今直升镇)、安富镇等5个支部,并在古桥、河包场发展有零星党员。

194710月,周平传达上级决定,成立中共荣昌县清江区委员会,张耀龙、殷君河、叶海清、罗银章等4人为区委委员,并由中共荣昌县委委员张耀龙兼任清江区委书记。

1948年初夏,发生了“火烧店事件”,叶海清被捕而亡。上级决定:周平、张耀龙、殷君河等紧急转移到江津,继续发展党组织和准备开展武装斗争,由甘家公馆的甘文定接替张耀龙负责清江区委工作。8月,荣昌地下党经由何君辉提供一批手枪和党员骨干郭万选等,由张耀龙带去川南。

9月,张耀龙回川南,以“官山老林区”的革命群众武装队伍为基础,成立了川南武装工作队(简称武工队),张耀龙任中共四川大二区工委(川南工委)武装委员兼川南武工队队长。

清乾隆41年(公元1776年),川黔两省于此勘界,将方圆几百里划定为“官山”,不准开垦伐木,“永远封禁”,故名“官山老林”。武工队在川南工委领导下,协助当地大力发展党组织和抓政权、抓武装等“三抓”任务。到1949年解放前夕,武工队奉上级指示,将队员分散到各地区发动群众护厂、护桥、护渡等迎接解放。

1950年至1952年,张耀龙先后在贵州毕节县、赤水县任人民政府教育科科长、副县长、县长等职。19525月任贵州遵义专署民政科科长。10月,调任铁道部贵阳第九施工局筹备处科长。1953年至1956年,历任铁道部隧道司附属企业科科长、宝东段隧道队副队长、第一隧道工程处科长、第二隧道工程队副队长、隧道司安监科科长等职。1958年起,先后任贵阳铁路工程处秘书科科长、铁二局安全质量监察处副处长。在文化大革命中,张耀龙深受迫害。平反后,历任铁二局安全质量检查室主任、安全质量监察处副处长、顾问等职。1982121日离职休养,享受局级待遇。1998318日因病于铁二局中心医院逝世,享年84岁。

(作者单位:中共重庆市荣昌区委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第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