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冯玉祥与江津的袍哥“大爷”

2017-12-04 09:18:52来源:重庆党史网

 

 

江津区文联主席、江津区作协主席  庞国翔

 

抗日战争时期,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曾在“陪都”重庆上游近郊的江津县暂住过21天。在这21天里,他的工作主要是组织江津各界群众开展“节约献金抗日”募捐活动。在这些天里,他与江津的袍哥大爷李贡秋有一段奇特的交往。  

冯玉祥官很大,也很特殊。他当时有三个身份。最了不起的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和国民党中常委。最特殊的是他是蒋介石的拜把子兄弟。虽如此,他与蒋介石对共产党的态度截然不同。冯玉祥坚决支持与共产党联合抗日,反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因而蒋对他感到非常恼火。  

194335日清晨四时,冯玉祥从重庆乘“民裕号”火轮溯长江而上,下午三时抵达江津县城码头。第二天,他就深入到城区的学校、商店、工厂、教堂、乡村、社团等,还走进寻常百姓家,宣传抗日救国。

……

江津县有个鼎鼎大名的袍哥大爷叫李贡秋,他年轻时就在江津南部(江)津、綦(江)边界重镇嘉平场“嗨”了袍哥,虽然他跟镇上的袍哥大爷夏宪臣和郑辉先、许荣粟三家都拜了兄弟,但他在袍哥内的排名仍属老幺。

但是,到了1930年,已过而立之年的李贡秋一家搬到江津县城后,情况就发生了巨大变化。他攀上了时任江津县征收局长的冯什竹。冯是巴县人,在重庆袍哥义字堂口上当了多年的总舵把子。李贡秋向他建议,在江津袍哥义字旗下组建大明社。冯默认后,李贡秋便在江津城最热闹的地段大什字建起了茶馆,开始了大明社的办公,自任社长,他成为江津义字袍哥大明社的掌舵人。原来排名小老幺,今日成为舵爷,人们开始称他为“李大爷”。

1933年,李贡秋又干了一件大事。他主持募捐修建了江津龙华寺。龙华寺在龙门场附近,油溪场长江对岸。他自任龙华寺院理事会理事长。他将龙华寺称为“奇缘道门”。为了广收信徒,他奉行了“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办法。龙华寺在全县各镇乡设有小坛馆。同时,在江津县衙口街设立“江津龙华寺院慈善会施药处”,派三人专门负责此事,调制出好几种中药成品药,对全城的贫困者免费供应药品。贫困者中欲吃水药的,则由施药处发给挂号单到“保和”中药店诊病取药,由施药处来此结算,仍属免费。为此,龙华寺在全县形成很大影响,声誉很高,其信众也特别多。远近善男信女都来此募捐善款,捐赠额也特大。

也不知道李贡秋是不是因此而发了大财。反正他后来又在大什字街开办了利群商号,任董事长。俗话说:好运来了挡都挡不住的。这年,李贡秋又被江津县政府命任为县救济院院长。这个来自乡下的袍哥幺毛弟,一下就集江津义字旗袍哥总舵爷、龙华寺院理事会理事长、县救济院院长于一身了。

江津县救济院在县城东门外先农坛处。早前为邓蟾秋、邓燮康受县政府委托而开办,属半官半民。抗战后改为全官办,内设有施药所、贫民食堂、养老残废所等。这下,在江津国民党政府的官方花名册中,袍哥大爷李贡秋终有了一席之地。

……

冯玉祥到江津后,与县长萧振宇商定,决定先召开全城各机关、法团人员会,了解一下情况,摸个底。作为江津义字旗大明社袍哥掌舵人李贡秋,他被推荐参与接待工作。这个会议的参加者都是江津县政界、军界、商界、文化界的“头面人物”,袍哥只算“列席”。会上,冯玉祥讲了成立江津县节约献金抗日委员会的重要性等等。其他各界发言完毕,李贡秋也跟着发言,表明江津袍哥坚决拥护冯将军号召的态度。这次,李贡秋给冯玉祥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李贡秋算是一不做、二不休的人。他通过某种关系邀请冯玉祥将军到江津县城新华大舞台给全县各堂口袍哥舵爷开会训话。在会上,冯将军讲述了前方将士艰苦抗日、勇猛杀敌但又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情景,全场声泪俱下。李贡秋站起来,当即向冯玉祥将军表示:“江津袍哥在节约献金抗日上,决不拉稀摆带,而要起好榜样作用。”

第二天,在江津县东门外操场举行的献金大会上,江津哥老会代表江津袍哥献金七十万元之巨。就这事,冯玉祥向在场的县长萧振宇和参议长甘德明问起袍哥大爷李贡秋的情况。萧县长告诉冯玉祥将军说:“这个李贡秋不仅是江津的袍哥舵爷,还是江津救济院院长。特爱做事慈善事业……”冯玉祥听后连声说:“袍哥人家,义气!难得!难得!!”

在江津救济院对面不远处石子山下的金钗井旁,有一圣母庙。抗战后,庙堂及各殿都住进了许多伤兵,这里成了伤兵医院,但条件差,缺少药品,一些伤兵的伤口化脓了。李贡秋是龙华寺院理事会的理事长,他三次安排寺院慈善会施药处向圣母庙伤兵送去百草熬制的药汤,伤兵用于服用或清洗伤口,起到了一定的效果。这“李大爷”被津城百姓称为“李善人”了。

江津献金大会上冯玉祥赞誉“袍哥人家”的一番话,很快通过县府幕僚传到义字袍哥总舵爷李贡秋耳中,他感到很是自豪。于是,李贡秋又决定:由江津龙华寺院慈善会施药处向前方抗日将士捐献“雷击散、霍香正气丸、虐疾丸”等自制特效土药五十大箱。每箱有5000小包。李贡秋还表示,以后每年都捐献此药,直到抗战胜利为止。

后来有人统计:龙华寺慈善会施药处前后共捐献三百五十余箱“雷击散、霍香正气丸、虐疾丸”等自制特效土药,这等于有175万抗日将士服用了这种自制特效土药——这当然是后话。

冯玉祥对江津袍哥李大爷的所作所为很是赞赏。他决定要到李贡秋的救济院和他曾捐赠过药汤药水的圣母庙伤兵医院看看。这个两地方挨得很近,又在一条线上。

这天早上,冯玉祥将军在萧县长、袍哥大爷李贡秋及一群幕僚的陪同下,来到东门外先农坛处看了救济院。接着,穿过一个土操场,就到了金钗井处的圣母庙伤兵医院。冯玉祥将军抚摸着士兵的伤腿伤臂,问他们的生活实况,然后对他们讲话:“你们为国家流血,受了最光荣的伤,对国家最有功绩,最有贡献。希望各位安心休养,早日痊愈。”

当晚,住在县银行的冯玉祥将军回忆起白天与萧县长、袍哥大爷李贡秋等一起到医院看望伤兵的事,无不伤感至极。他拿出笔,在笔记本上又写成了一首“丘八字”诗《医院》——

我到医院看伤兵,缺臂短腿真英雄。

为了国家曾流血,为了民族敢牺牲。

一个一个摸伤口,问他近日疼不疼?

是在那里受了伤,医院住着啥情形?

摸了不过几十个,大家落泪有哭声。

……

救国你们出了力,最大勋劳最大功。

光荣实在无人比,忍耐守法记心中。

19448月,冯玉祥将这首《医院》诗,收入在重庆出版的《川西南记游》书中——这当然也是后话。

能亲陪冯玉祥将军视察自己的救济院,还一起参观伤兵医院,李贡秋感到非常荣光。他觉得这是他在袍哥面前最值得夸耀的事。整个江津当时的各界名流,都没有享受到这个规格的待遇。

但是,好景不称。是年底,袍哥大爷李贡秋死于一件很不光彩的桃色事件中。不过,江津的袍哥至少是三年后才知道他真正的死因,先前大伙只知他是因犯急病而逝。李贡秋毕竟是江津的袍哥大爷,因而在江津的丧事办得非常的热闹。由江津的袍哥组织为其治丧,其仪式甚为隆重。全城各街道都扯上“瞒天过海”祭幛,孝狮、孝龙、孝幛无数。其道场就做了整整七天。

同样令人吃惊的是,治丧期间,卫立煌将军特赠铭旌悼念,并委托其弟卫立朗亲临江津祭奠。

“格老子这个袍哥李大爷,生前和冯玉祥副委员长有关系,死了卫立煌长官一家都来送祭幛……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嘛……?”江津城的百姓都在明里或暗里嘀咕,甚至是暗骂。

不过,这个曾受冯玉祥将军点赞过的江津袍哥李大爷早前主持修建的龙华寺,在他驾鹤西归后的一年后,驻进了三百多名黄埔军校的学员,这里成了临时校舍。这也算是李贡秋为抗战做出的一点贡献吧。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第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