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解放战争时期荣昌的革命斗争

2018-01-12 16:02:35来源:重庆党史网

 

陈朝权

 

抗日战争胜利后,党领导的中国革命进入了解放战争时期,四川省荣昌县(今重庆市荣昌区)在这一时期积极发展党组织、开展武装斗争、加强学生运动的领导、加强统一战线工作、争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最终迎来和平解放。

 

积极发展组织

 

19467月,中共四川省委要求地下党组织加强农村工作,准备发动游击战争,加强城市的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从各方面支援农村的斗争。荣昌地下党按照上级党组织的要求,在峰高、双河、清江、清升、直升、保安等乡镇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广泛发动抗丁、抗粮、抗捐斗争,开展农民运动。通过斗争,党组织逐步控制和掌握了峰高和双河乡的基层政权。

是年夏,川南工委派富有农村工作经验的张跃龙到荣昌工作。张跃龙与共产党员、安富镇棠香中学教师董竟成单线联系,经董竟成介绍到火烧店袁家庙正蒙私立小学任教员。他深入到清江、清升一带广泛发动群众,开办农民夜校,培训骨干,建立党组织。不久,建立了甘家坝子、火烧店、苏店、楠木沟、安富镇等5个党支部,并在古桥、河包场发展了零星党员。194710月,建立中共清江区委会。到1948年夏,这一地区已发展党员40余名。同时还组织起革命群众团体“壮年同志会”,作为团结、教育广大群众的场所,把思想进步的青壮年发展为会员,使党在群众中打下基础。在清升乡还通过其他关系把党员安插到乡公所当乡丁和炊事员,掌握了乡公所的部分武装。

19492月,中共川南工委派石建维到荣昌工作。石建维到任后重点在直升发展党员,到4月已有党员30多人,成立了中共直升区委,到6月,党员发展到100余人。之后,石建维又将工作重点由直升转移到了永川的罗汉场,成立了中共罗汉特支委员会,下设8个支部,这时罗汉伪乡公所的武装和罗汉、红炉的好几个保的政权,都掌握在共产党手里。

 

开展武装斗争

 

19486月,荣昌清升发生了“火烧店事件”。26日,中共清江区委在清江汪庙子瓦厂区委委员罗银章家召开区委特别会议,荣昌工委书记周平,工委委员、清江区委书记张跃龙,副书记叶海清,委员殷君河、罗银章等参加了会议,主题是研究武装斗争的转移和撤退问题。27日,叶海清在去双河领取手枪子弹及空白党员登记表返回途中被捕,在押往甘家公馆途经罗汉桥时跳河身亡。随即国民党县中队加紧搜捕共产党员。28日拂晓,罗银章、黄文海夫妇在家中被捕,受到捆绑和酷刑逼供,罗银章夫妇坚贞不屈,使敌人一无所获,避免了党组织的损失。

“火烧店事件”后,为避免造成更大损失,中共川南工委决定将周平、张跃龙、殷君河、甘文定等转移至叙永、古蔺一带,组成武装工作队,开展小型农民武装斗争,张跃龙任队长、石建维任政委。

为支援川东、川南地区的武装斗争,中共川南工委决定以荣昌为基地,通过大足万古、跑马场,经泸县过江到叙永县三门桥,再到纳溪、古蔺、赤水的川黔边区建立秘密交通线。荣昌从经费、武器、弹药等方面,大力支援川黔边武工队。党员郭万选、翁锡斌等人常常脚穿草鞋、头戴草帽,地道的商贩打扮,担着藏有枪支弹药的土特产品,风餐露宿,奔走在崇山峻岭中的数百里运输线上。

1949年初,石建维在荣昌积极开展活动,以农村常见的袍哥私会组织形式,建立起群众团体,团结了上千农民群众,掌握了部分民枪。安富党支部掌握的群众组织“泛生会”,控制了由安富地方势力筹组的自卫大队的部分武装力量。在解放前夕他们截获国民党溃军钟斌部步枪21支,子弹12箱,电话机18部,无线电收发报机5部,皮包线11圈。在此基础上组成通讯排,夺取了原安富区公所的机枪2挺。后来将这些武器以及自己掌握的手枪12支,子弹260发一起移交给解放后的安富区人民政府。安富区人民政府主要以这些装备建立起以清江、清升地区地下党员为骨干的安富区干队,投入剿匪斗争。

 

领导学生运动

 

1946年冬,北平发生美军士兵强暴北大女生事件,在国民党统治区掀起了大规模的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反美爱国运动。

1947年由省立荣昌农校“春草文艺研究会”发起,召开“五四”运动座谈会,邀请了国立荣昌师范、伯侨中学、荣昌中学等学校进步社团及一些社会进步青年参加,目的是加强各校进步同学的联系,形成强大力量共同斗争。座谈会发出了“反对内战、争取和平;反对独裁、争取民主”的呼声,并倡议以后由各校轮流主持召开座谈会以加强联络。之后,各校进步同学有了密切联系。

解放战争时期,青年学生运动以“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为主线展开斗争。其主要形式是组织进步学生社团,交流学习进步报刊,特别是党报党刊,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学习后组织专题讨论,以提高同学们的觉悟;还出版众多壁报,揭露旧社会的黑暗,表达对社会问题的见解、对国民党暴政的抗议等。这些进步社团的活动,获得了广大有正义感师生的支持。各校进步教师在共产党员祝永康的带动下,编印出版了不定期的铅印小报《晓风》,为引导青年学生关心祖国前途命运,争取和平民主,了解外地学生运动动态等产生了重要影响。当年夏,省立荣昌农校学生在党员教师的领导下,开展了反对学校企图扣发学生伙食结余的斗争,并取得了胜利。

1948年,党组织对各校进步青年学生进行了教育和考察,先后吸收了一批进步青年入党。11月,组成了直属县委的特别支部。到1949年上半年,特支在荣昌师范、省立荣昌农校、荣昌中学、伯侨中学等学校及社会知识青年中发展党员20余人,形成了党对学生运动的直接领导。

19495月,县委为了将特支所团结的进步同学组织起来,决定在青年知识分子和学生中建立党的外围组织“新民主义青年学习社”,在荣昌师范、荣昌女中发展了部分社员,并将省立荣昌农校的“春草文艺研究会”作为“新青社”的组成部分。至此,在各中等学校中,中共党员、新青社社员有60多人。至年底,以新青社成员和所联系的进步青年为基础,发展首批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员达87人。

 

开展统战工作

 

1948年春,领导国民党统治区革命斗争的中共上海局钱瑛要求大力加强统一战线工作,对能起特殊作用的对象可发展为特别党员。荣昌党组织积极开展此项工作,对爱国民主人士进行帮助和教育,不少有识之士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经组织考察批准吸收了一些党员,组成统战支部。这些爱国民主人士为党做了大量工作。

长期担任旧政权县政府财政科长的叶先畅,在党的帮助下长期和党共事,为了让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在峰高担任乡长、副乡长、乡民代表主席、小学校长等职,他在国民党政府里为地下党全力活动,并对党的活动从各方面加以掩护,他还多方了解国民党特务机关对党的侦察活动情况并转告给党。6月,清升地下党员罗银章等被捕监禁于荣昌监狱,叶先畅接受党的委托,以“查监”为名亲自到狱中查看。1949年,何孟奇、罗辉辅、叶先畅等人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保安参议员喻行果积极支持党的活动,他在保安和荣昌县城的住宅常有地下党员来往,他的家成了荣昌地下党的隐蔽处。他还经常在上层人士中分析时局的变化和发展,宣传党的政策。

胡泉芝是国民党老党员,在旧军队里任过营长,和县里地方实力派人物胡超然有密切关系。胡泉芝曾担任双河乡乡民代表主席,他接受党的教育和帮助,配合双河党组织,和双河乡极为顽固的反动势力青年党作斗争,为共产党员、进步人士出任双河乡长、学校校长等在国民党政府中积极活动,为双河乡地下党组织掌握和控制双河乡政权起了重要作用。

1949年下半年,为彻底摧毁残存于中国大陆的国民党政权,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西南。荣昌党组织为迎接解放,进一步扩大和巩固统一战线,瓦解了国民党的地方武装力量。121日,国民党旧政权溃散,人员逃跑。为防止社会动乱,维护社会秩序,社会上层人士立即出面主持由地方治安部队维护社会治安,旧政权机关除国民党县党部及特委会档案被销毁外,其余机关档案财物保护完好,社会秩序井然,使荣昌免受战争破坏,为和平解放荣昌作出了重要贡献。

(作者单位:中共重庆市荣昌区委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重庆党史微信公众号

重庆党史网版权所有.中共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3898542
渝ICP备11000637号-3 技术支持:华龙网

您是第访问者